还有一些照明企业通过跨界合作,雷士照明员工心声

昨(19)日晚间,华灿光电发布公告宣布全资子公司华灿光电(浙江)有限公司获得政府补助1861.19万元。

图片 1

随着8月29日雷士照明临时股东大会的结束,吴长江最终被投票出局,第三次被驱逐出去,不过,对于吴长江来说,这次的离开将彻底为他关上雷士照明这个大门。在经过近一个月的纷争中,王冬雷在董事会的决议下担任雷士照明董事长,并辞别一首经营的德豪润达总经理职务,全身心地投入到雷士照明的管理上。

公告显示,全资子公司华灿光电(浙江)有限公司于2019年5月20日收到义乌信息光电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关于拨付华灿光电(浙江)有限公司第四批设备补助的通知》(义高新[2019]
14号)的文件,同意拨付华灿光电(浙江)有限公司2019年第四批设备补助1861.19万元。

在智能化、自动化高新技术的驱动下,智能家居行业进入了飞速发展时期。2018年全球智能家居包括设备,系统和服务消费支出总额将接近960亿美元,且在未来5年的(2018-2023年)年复合增长率为10%,到2023年将增长至1550亿美元(数据来源:StrategyAnalytics)。随着智能家居设备从早期采用到大规模采用,作为智能家居系统中重要的基础功能设备,家居智能照明风潮也汹涌而至,2018年家居智能照明市场是智能照明领域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

雷士照明的控制权争霸战,不仅仅是吴长江和王冬雷之间的纠葛,也不仅只是秒杀了无数菲林和报刊网络头条,更是牵动着十几万的雷士员工的神经。在这场风波中,唯利是图的资本再次显露丑恶,企业创始人与资本方的博弈再次成为讨论焦点,那么作为雷士员工以及局外人又是如何看待呢?

华灿光电表示,上述补贴款1861.19万元暂未收到,预计对公司2019年度税前利润产生的影响是1,772,080.48元。

由于智能互联和控制方式多元化的特性,智能照明系统要真正落地家庭领域,并非常自然的融入智慧生活,还需要传统照明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物联网生态平台商开展深度的跨界技术合作。目前,以智能音箱作为代表的语音平台已成为家居智能照明的入口。智能照明系统通过接入诸如苹果HomeKit、谷歌Nest、亚马逊Alexa、华为Hilink、天猫、小米、百度等语音控制平台,以及小米、华为等手机入口终端设备厂商智能家居生态平台,进入千家万户。

雷士照明员工心声:资本不能代表一个品牌企业的成功经验

智能家居照明的“前装”和“后装”市场

今天的什么董事会,什么股东大会,还不就是资本在说话,资本在决断,资本在说了算!所谓股东、股民,只不过是资本的代名词,二者间只有资本量上的悬殊,而共同的动念却只有一个赚钱!为了赚钱,股东们还有什么字不能签?还有什么票不能投?

国内照明企业纷纷布局切入智能家居照明市场,开展跨界合作。一些照明企业通过与家具、建材厂商乃至长租公寓相关品牌合作,打入智能家居“前装”市场,在家具建材中实现照明及自动控制功能的集成;还有一些照明企业通过跨界合作,与知名品牌或电商合作,开发系列智能家居产品,打入智能家居“后装”市场。

然而,资本能买来股东手中的股票,却换不来数万名员工的工资;资本能买来对企业的操控权,却买不来企业的兴旺发达。因为,资本并不等于一个企业近四十亿元的年产值;资本也不能代替一支漂亮的管理团队;资本更不能代表一个品牌企业的成功经验!

家居智能照明产品集成度需求将越来越高

倘若有了资本,就可以打造出一个品牌企业,那么,在中华大地上就会产生出数不清的名企;倘若有了资本,就可以美美地赢来红利,那么,亏本一词就应该从词典中删除!资本可以属于个人或某个小集团,而人力、物力等资源却归公众和社会所有,假如用你的资本换来的是企业的大踏步倒退,那么,你便会给众多的人带来一场经济危机,给社会造成惨重损失!

家居智能照明产品一方面要满足日益个性化的照明设计需求,另一方面要满足智能控制需求,主要体现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实现自动照明控制,依据人的活动和自然光变化自动调整亮度,在提高使用者舒适度的同时降低能耗;二是色温调节,使用者可以根据个人喜好,心情或使用场景自行设定灯光色温,增加舒适度体验,未来智能照明还将发展到智慧照明阶段,即可以实现互联互通,从被动的智能控制到主动响应,进而为用户提供更加健康、人性化的灯光;三是集成楼宇控制与节能,随着自动化和物联网变得越来越重要,用户对照明、暖通、安防等功能提出更高的集成要求,使用者希望通过一个控制终端即可控制他们办公室/家庭的所有功能,系统集成可提升用户使用上的便利,同时实现更优化的综合节能效果。

12>

局外人:再看雷士风波,力挺吴长江

能否驾驭一个企业,以及为这个企业身后万千员工带来安定和福祉,很多高明的资本玩家们往往不会去考虑这些。他们通常的思维是,我出钱了就一定要控制,要有绝对的话语权。这样的狭隘思维也决定了他们与吴长江之间的不可调和,王冬雷从来都不会考虑自己有否这个驾驭能力。许多像吴长江一样对企业倾注心血的创始人或领导者们,他们要把企业做好做强的企业家心态是根本不被资本玩家们所理解的,因此,在这种资本游戏下,企业家及员工往往成为炮灰。

在资本玩家利用各种规则玩不懂资本的吴长江时,他们把自己打扮得冠冕堂皇、粉饰得道貌岸然,从一开始就缺乏最起码的真诚,也就是所谓的诚信。吴长江最大的失误在于轻信,他没有意识到资本的侵略性以及人心的蛊惑,这恰恰给了资本掮客们以寻租和滋长的空间。而雷士恰恰又太优秀,给了投机者们无限的遐想,都想插一脚证明自己的存在。

一个做了10几年企业但年年亏损、靠坑蒙股民增发过日子的人,怎么可能一夜之间的对陌生行业里的巨头企业的运营管理充满信心?显然,王冬雷在玩弄概念,操纵舆论,借所谓维护股东利益之名玩欺世盗名的勾当,王冬雷若真正有对股民负责之心,德豪也不至于如此之滥。审视德豪润达的轨迹,从来都是在资本市场上玩增发弄概念,经营上乏善可陈;反观雷士,从来都是一步步靠真刀实枪干起来的。因为飘忽的资本掮客们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经营企业上,所以,吴长江不让他们插手雷士的运营,至少,雷士绝对不能沦为一个资本的玩具。

反观国内其他企业,马云从来不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但所有的投资者进入之后,马云无论任何情况都要保证自己的绝对话语权。正因如此,才成就了阿里巴巴的数万员工。同样,吴长江的底线是守卫雷士,不惜忍辱负重,他对德豪润达也不构成任何威胁;反倒是,德豪巧取豪夺了雷士的光源产品、上千万元的财务费用在雷士体系报销、随时威胁并解职雷士的高管

须知,雷士是一个行业的巨头,有它的尊严,决不是一个用钱控制董事会想玩就玩的玩偶!从某个程度上说,吴长江开创了一个誓死捍卫企业尊严的先例。王冬雷在没有任何证据下对吴长江的极尽抹黑和歪曲,充分暴露了其内心虚弱底气不足的真面目,这就是事实。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